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动态

环卫工人:光荣与尴尬并存

   

   没有环卫工人,城市会成为什么样?我们无法想像。他们是社会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光荣而神圣,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有委屈、尴尬。

   2014年10月,武汉某环卫女工在制止一宝马车主车窗抛物时,被后者连扇两耳光。

2015年春节,“年轻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两名环卫工手举心愿卡的图片引爆网络和朋友圈,演变成了一场“怜悯弱者以情动人”的网络狂欢。这并非环卫工群体首次成为舆论的中心,但处于舆论中心的他们,却常常是最尴尬的存在。

   城市市容清洁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一名一线的环卫工每天的工作包括:清扫街道、行人路和小巷;清倒垃圾筒内的垃圾,擦洗垃圾筒;清理下水道和沟渠以免阻塞;清理草地上的垃圾,保持草地整洁……这样的工作并非一次就到位,丢垃圾的情况“周而复始”,特别是遇到黄金周期间,工作量异常大,劳动强度超乎寻常。按广州某区环卫局队长算的一笔账:以赤道40,000公里来算,一个环卫分队一年要绕赤道走两圈多。而承担了这些最脏最累的工作的,却是本该在家享福、弄孙为乐的“白发族”。

作为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逢年过节,环卫工总会被各级领导接见慰问,被企业老板宴请吃饭或者受到社会捐助。然而,环卫工们最需要获得的公平职业对待,却没有得到切实关注。在我国正在大力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与法制社会的时代背景下,环卫工人的劳动权益却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这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有人说环卫工人正处于“三低”的状态,即社会地位低、工资收入低、劳动环境安全系数低,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

   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的环卫工人从事的仍然是以扫帚、撮斗、铁锹和手推车为依靠的最原始的工作,只要四肢健全就可以胜任,这也就造成环卫工面对这份辛苦而危险的工作缺乏议价能力。干最苦最累最长时间的活,报酬却是最低,只能够尴尬地存在着。

而在国外大部分国家,环卫部门都是以用工部门的性质存在,按照劳动合同法纳入企业职工范畴,有了明确的劳动关系,工资、社保、福利待遇等都可以得到解决,并且薪资丰厚。在美国,清洁工的工资(年薪)可达到4—5万美金。在英国,环卫工是普通体力劳动者中薪水最高的。而据韩国《朝鲜日报》2013年1月报道,韩国庆南昌原市欲招聘7名环卫工人,应聘者有278人,竞争率接近40∶1,其中高学历占比44%。2013年,哈尔滨市面向全国招聘448名有事业编制的环卫工人,吸引了29名硕士研究生前来应聘,最终7名入选,“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的心声让所谓的职业发展、人生价值显得苍白无力。

   如何避免这种尴尬?建立新的新机制才能够促进环卫工作长远发展。在新形势下要有更多和更全的制度规定来促进环卫工作呈现出良性发展的势头。一方面要保障环卫工人有法定的节假日和休班制度;另一方面制定合理的工资薪金标准,以稳定环卫职工队伍。健全帮扶救助机制,政府应以政策和法律保障为手段,使环卫工人从劳累和被歧视的境遇中解脱出来,切实保障他们的利益和权益,相关部门要针对环卫工人开展在岗培训、多元化培训,从思想道德、业务技能、岗位职责、安全保护和综合能力素质等多方面进行教育培训,切实提高环卫工人适应社会需要和工作的能力。/新军

CopyRight © 2015 天水市秦州区环境卫生管理处 版权所有

地址:天水市秦州区合作中路39号 电话:0938-8284452 技术支持:睿阳科技